< 返回 貝氏建筑事務所:延續貝聿銘的建筑傳奇,讓光影永恒.如何延續貝老的設計傳奇? 2021年05月31日


從左往右依次為:貝禮中、貝建中 


貝氏建筑事務所追求在建筑創作中體現卓越的設計,旨在服務好人與環境并推動其提升改善。貝建中(Chien Chung Pei)和貝禮中(Li Chung Pei)先生繼承了他們的父親,世界著名建筑大師貝聿銘先生創作杰出建筑的嚴苛標準、匠人技藝以及服務社會的人文精神。貝氏合伙事務所于2019年更名為貝氏建筑事務所(PEI Architects),以更好地彰顯整個團隊不懈追求優秀的設計能力所做出的貢獻。


貝氏建筑事務所憑借多年積累的知識及設計經驗,在世界各地出色地完成了若干建筑項目。每個項目都回應了我們的設計理念:“尊重過去歷史,響應當下需求,打造不朽建筑”。



圖片




圖片
法國巴黎盧浮宮金字塔

作為最早獲得普利茲克建筑獎的華裔建筑師,貝聿銘先生的設計源于理性的幾何形狀,但又暗藏著東方哲學意境的張力,開創了東西方文化相融合的建筑新時代。貝聿銘先生曾在中國蘇州,短暫地度過了孩童時代,也正是這些生活記憶,讓他的設計思想超脫于一眾建筑設計大師,構成了西方建筑文化中少有的典雅趣味。

從學生時代起,貝聿銘就不滿足于BeauxArts“傳統學院派“的設計教學方法。他另辟蹊徑,從現代大師的作品中,尋找到了他信奉建筑所需要有的永恒精神。

圖片
蘇州博物館
圖片
德國歷史博物館新翼



從他早期設計的建筑設計作品中,隱約地可以看到前輩大師們的設計手法。諸如,勒·柯布西耶的極強雕塑感設計,和密斯·凡·德羅的精巧建筑結構設計,都曾被貝聿銘巧妙地結合在同一座建筑當中。



圖片
日本美秀美術館


隨著歲月增長,貝聿銘先生的設計手法越發成熟。他將之前領悟的建筑技法融會貫通,用之于無形,從而形成自己獨有的建筑特色,并可以鮮明地表達了出來。

 

 “讓光線來作設計”是貝聿銘先生的設計名言,他認為光是建筑的生命。建筑層次分明的光影感,會隨著時間流逝而變化,使每一刻的感官體驗都是獨一無二的。



圖片
法國巴黎盧浮宮金字塔



貝聿銘先生一生中最重要的作品——法國巴黎盧浮宮“玻璃金字塔”,讓他的設計理念極致完美地形式呈現在世人面前。


作為歷史悠久宮殿的新入口,這座幾何感十足的金字塔,既滿足了盧浮宮每日大量游客進出的需要,同時也將太陽光引入地下,為古老的盧浮宮增添自然色彩。



圖片
法國巴黎盧浮宮金字塔

“一筆能完成的時候,為什么要用兩筆?”貝聿銘先生講究言簡意賅的設計語言,他的建筑通常會以簡單的幾何形態出現。在處理形式、空間和光線等問題之前,他首先會將業主復雜多變的想法,轉化成實質性的建筑語言,再以組合的抽象形式來回應這些需求。

老子曾在《道德經》中表述過“多言數窮”,他認為語言需要簡化,只留下必要的信息,而貝聿銘先生將其沿用到建筑設計當中,始終保持對關鍵問題的清醒。他向人們表明, 現代主義不是一種機械主義,而是一種富有實質性的藝術形象。 
 
圖片
圖片
父子三人合照


貝聿銘先生是一個超越時代的存在,他的建筑作品歷經數十年,現在仍然光輝閃耀。建筑可以永恒,但人終會逝去,唯有設計思想能夠傳承。 貝氏建筑事務所從創立至今,為世界各地大大小小的很多項目做出了創新性的建筑設計,項目包括機構辦公樓、博物館、企業總部、醫療單位、住宅大樓、酒店、多功能綜合建筑等,同時也有新城鎮建設的總體規劃。


在“后貝聿銘時代”,由貝建中及貝禮中兩位執掌的貝氏建筑事務所不但繼承了貝聿銘先生的設計精神,又融入了對新時代的設計思考,將貝氏設計的建筑理念向未來邁進了一步。


傳承,一直是貝氏建筑事務所的關鍵詞。每位在貝氏建筑事務所工作的高級建筑師都在貝聿銘先生的影響與指導下,磨礪了數十載,即便是貝建中與貝禮中兩位也同樣。自哈佛畢業后,貝建中和貝禮中兩位先生先后成為了父親手下的建筑師,從最基本的工作,由一張張大樣詳圖,一個個小空間做起,直到八十年代,貝建中先生被父親派往巴黎擔任盧浮宮項目的負責人,而貝禮中先生則被派往香港長達八九年,負責香港中銀大廈的建設。

 

貝氏建筑事務所一直相信,一個優秀的資深建筑師,如果沒有歷經其導師數十年的言傳身教和實戰磨礪,是很難能夠成就不朽的建筑作品的。


圖片

圖片


廣西南寧中銀金融中心

項目位于廣西南寧,規模較小但仍貫徹著貝氏獨特的設計風格。兩座高度不同的塔樓,由低矮裙樓統一起來。其中較小塔樓的外表,覆蓋著晶瑩的雙層幕墻,當夜幕降臨時,它將會變身為城市中一座發亮的水晶立方體。本項目的中方聯合體設計單位為中國建筑設計研究院有限公司。

圖片
圖片
廣西南寧中銀金融中心

水晶狀的塔樓與選址臨側的塔樓形成鮮明對比,不僅在建筑高度上更加突出,并且從建筑底部到頂部的整個立面形式,更強調纖細的垂直感。

圖片
圖片
廣西南寧中銀金融中心

建筑入口有一個光線充足的巨大中庭,貫通了四層樓高的空間,將所有建筑功能連接在一起,形成商業活動和人員互動的活力氛圍。中庭頂部設計了富有韻律感的格子天花板,賦予室內具有秩序感的空間,這也是貝聿銘先生經典的吊頂設計手法。



??诮瓥|國際金融大廈


本項目正在建設中,建筑面積92903平方米。本項目的中方聯合體設計單位為中國建筑設計研究院有限公司。


項目被設想為是一系列錯落的漂浮盒子,每個盒子都有獨特的建筑造型,讓人能清晰地分辨出盒子的功能差異性。



圖片
圖片
??诮瓥|國際金融大廈


裙樓內部引入中式園林的禪意,布置了一系列大小不一的庭院,將光線、空氣和綠植融入建筑當中,以游園概念貫穿內部流線。當你進入建筑營造的靜謐氛圍里,就能享受到傳統園林“步移景異“的體驗。



圖片
??诮瓥|國際金融大廈

建筑入口處布置的大型庭院,位于裙樓的中心,有一個望向天空的大開口,可以直接看到塔樓。由于??诘臍夂蛞巳?,這座建筑的許多空間都設計呈現為開放狀態,在水平方向上最大限度地擴大面積,讓使用者盡可能多地從視覺和身體上感受室外的自然空間。
 圖片
??诮瓥|國際金融大廈

不同的建筑模塊之間通過裙樓屋頂相連,借此游覽到屋頂景觀和開放庭院。此外,底層開放的建筑空間和較低的地下室,為建筑內部提供了充足的光線和空氣,目的是通過這些庭院元素激活項目的全部樓層活力。

圖片
圖片
三一集團三湘銀行總部大樓


項目的設計挑戰極大,建筑選址是一個非常狹窄的濱水區場地,有著嚴格的指標要求限制,但也擁有著極好的濱水觀景視野。因此建筑須擁有多維度的尺度和視角,無論是從近景還是從河對岸。我們希望用一種相對獨特的方法來塑造建筑群體,并賦予建筑群與周圍環境截然不同的外觀。



圖片
三一集團三湘銀行總部大樓


與鄰近的建筑相比,建筑群幾乎都是帶有平屋頂的長方形盒子,而每棟建筑都基于相似但不同的曲線幾何結構,緩解周邊空間的單調性。裙樓屋頂通過類似“編織”的手法,將獨立的建筑連結起來。為了增強三座主要建筑的相似性,裙樓及其基座之間的連接,由多層、寬大的拱門構成,而這些拱門會將人們的視線從地面引向天空,從而突出建筑在豎向的縱深感。



圖片
三一集團三湘銀行總部大樓

項目主塔樓的設計源自于幾何學,展現出了幾何表現形式的穩定性和堅固性,還有著動態和詩意的氣質。最高的塔樓將其扭轉的形體與建筑幕墻緊密貼合,向城市表達自然元素的變化與生機,成為場地北端的主要建筑物。南面三座塔樓,通過弧形的建筑立面,最大限度地為北面建筑及周邊建筑提供更寬廣的視野,將濱水景觀引入城市之中。建筑層層漸低的幕墻造型,會使人聯想到“風中航行的帆船“意象,我們借以回應場地的臨水性。中間橢圓形的辦公大樓,在立面上向河邊傾斜,以示對城市的尊重與包容。在河對岸,可以清晰地看到這座辦公大樓的頂部第五立面。



圖片

圖片


東方市沿海岸線


2020年12月,貝氏建筑事務所與中方聯合體設計單位中國城市發展規劃設計咨詢有限公司聯手設計,贏得了海南省東方市城市規劃設計競賽項目。項目規劃范圍為9.5平方公里,位于海南島西岸,是海南自由貿易試驗區項目開發自由貿易港口城市計劃的一部分。方案由多個開發核心組成,希望在未來形成獨特的經濟、文化、居住和休閑區場所。



圖片
東方市沿海岸線城市規劃

在文化區,我們構想了一個景觀化的海濱文化娛樂場所,以東方市標志性的燈塔紀念碑為核心,建造了一個活潑的市民公園。通過設置一系列高度為250米的標志性辦公大樓,圍繞著一系列相對較小的建筑,形成了吸引公眾通往核心區域的引導入口。

圖片


圖片


廣東佛山南海文化中心


南海文化中心旨在創建一個“新市民廣場”,通過協調建筑與外部空間的平衡,加強城市文化元素之間的連接,比如圖書館、藝術展覽和綜合文化活動等多元文化使用場景。方案采用了集中和分散相結合的設計手法,在保證文化中心整體性的同時,又避免了各功能體塊之間的相互干擾,打造出一個滿足市民多層次互動交流的城市新空間。本項目的中方聯合體設計單位為深圳華森設計公司。



圖片
圖片
三一集團三湘銀行總部大樓

貝聿銘在建筑領域上獲得過無數贊揚,作為貝聿銘的設計傳承者,貝建中和貝禮中一開始涉足建筑領域就顯得自帶光環,尤其是在離開貝聿銘創建貝氏建筑事務所后。

圖片
貝建中與貝聿銘探討方案

他們繼承了父親身上對于建筑各方面的知識,消化成了自身的設計語言體系,并融入新時代的設計理念。作為一名建筑師,你需要用足夠的知識,去引領其他建筑專業的人,讓他們做的成果更切合設計意圖。

在兩兄弟眼里,貝聿銘就是這樣一位通曉很多方面知識的建筑師,他在開始設計之前,首先會花大量時間去了解背景知識,并且提煉出問題的精髓,最后用最簡單的方式去解決它。

圖片
法國巴黎盧浮宮金字塔
 


“建筑師是最后一個’你必須知道一切‘的職業?!?  ——貝聿銘



貝氏建筑事務所借由建筑巨人貝聿銘的肩膀上,眺望到了更美好的建筑未來。

一個建筑需要延續為整體的一部分,成為永恒的、持續的歷史的一部分,才是好作品。建筑不是快時尚,它需要歷經歲月的磨礪后,仍然被人們津津樂道,才算擁有超越時代的永恒。
 


而創造偉大的經典,才是建筑師的本質。



此文轉載自貝氏建筑事務所

    手机看片aⅴ永久免费